www.88btt.net,www.88btt.net人生从此变得精彩!

高傲的伊利丹再次倒在了我的脚下

高傲的伊利丹再次倒在了我的脚下

来源:www.88btt.net | 时间:2017-06-15

高傲的伊利丹再次倒在了我的脚下。我长出一口气,摘掉了耳麦,身体靠回椅背上,感觉浑身的血液再次流动了起来。

  UT里一阵欢呼后,团员们操着南腔北调喊着RL(也是我们工会会长)的名字让他去开尸体。会长果然是手红,第四把蛋刀(副手)出来了。

  第一把和第二把会长毫不犹豫的给了爆你菊花(工会资深老贼 同时也是副会长)。第三把主手蛋刀在我手里,接着出了蛋盾也给了我。第四把蛋刀我已经预订了。

  可是这次推蛋蛋之前的一段时间里,主力团作了调整,从2团过来一个贼。按说蛋刀给贼是最合适的。但是新来的贼,无论在工会的资历,地位跟我差的很远。如果我说要这把刀,他没资格和我争,别人也不会有异议,因为他们都是我领着从KLZ ZAM一路过来的。

  “我给你了,拿去显摆吧。”会长密我说。

  “给天天爱你吧。”我毫不犹豫的回答。

  “你不是说要吗?”会长大惑不解。

  “先给他吧。我。。。。。下次吧。”我回答。

  小天天拿到了贼们的最终怨念,高兴得他上蹿下跳。一个劲的刷屏谢我。队友们也都在祝贺他,运气太好了,进1团没几天就蛋刀入手了。

  看着小天天美得屁颠儿屁颠儿的样子,我笑了笑。密会长说:“我回去修装备了。”

  “好。”会长回答。

  我卢石回了雷霆崖。

  此事已经是深夜了,雷霆崖上静悄悄的,只有那些个NPC们不分昼夜,永不疲倦地站在那里。

  从玩WOW那天起,我就爱上了雷霆崖这片土地。那时我还是个小牛犊子,整天乐呵呵地在艾则拉斯大陆上作任务,快乐的升级。无论我走到那里,我的卢石永远定在雷霆崖。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牛牛不回雷霆崖。我就睡不着觉。总觉得雷霆崖是我的归宿。我喜欢坐在峭壁边,看满天的星星和脚下的草原。这会让我的心变得安逸,沉静。

  一个想法在我脑子里已经很久了,每每回想3年来我的小牛从一个光着膀子走天涯的小战士,成长成如今本服最大工会副本精英团的MT。我的付出,我的艰辛,我的收获。这一切都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为了WOW,为了我的牛战,为了我的工会,我付出的太多了。至今而立之年,我还是一事无成,孜然一身。我想换一种活法了。

  我密会长:“我不想干MT 了,你换人吧。”

  我的手机马上就响了。电话是会长打来的。

  “我就知道你小子刚才没要蛋刀就是有问题。”会长在电话里吼到:“你小子是不是有下家儿了。”

  我笑道:“你想那去了,我要是想走,也是拿了一对儿蛋刀再走啊。我不想走,只是不想当MT了。”


“为什么?”

  “太累了。换个人把。”

  “别人我都信不过。”会长诚恳地说。

  我心里热乎乎地。说:“让裸奔牛(2T)顶我吧。”

  “不行,RP不行。”

  “狒狒(2团MT)呢?”

  “操作太烂。”

  “大花牛。(2团狂暴战士)”

  “经常玩消失,没责任心。”

  “你也想想还有谁。”我笑道。

  “你就不能别这样,你说,你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办。”会长有点急了。

  “大哥,你别瞎想,我没别的意思。我什么要求也没有,我也不会离开工会。就是不想干MT了,太累了。”

  “这么办吧,工会1团副本活动,停一个星期,你先休息休息。”

  “我再给你带出一个MT来,我就退休,改休闲玩家了。”我说。

  “休闲你大爷!”会长回答。

  第二天,我一上线 看到工会的列表的告示兰里,会长写道:“一团暂停副本活动,开团时间另行通知。另外所有70的大号,要是让我知道你们谁又让大石头(我小名)带你们下副本刷牌子刷装备,我就废了谁。”

  看完我笑着摇摇头,我在工会里的人缘很好,全因为我的乐于助人,带小号刷小副本升级,带刚到70的大号英雄副本/卡拉赞刷装备和牌子,只要求到我了,我基本都带。现在一团有一半的人是我带出来的。话又说回来。这就是我为什么累的原因,一团的副本进度不能耽误,这是正经事。没活动时,只要一上线 一大堆人密我,让我带着下副本。弄得我到现在我的采矿和锻造还没到375。当然我从不缺钱,每个月初,会长都会像发工资一样给我寄来一封装有5000G的邮件。这还不包括平常下副本的药水,神油钱。

  会长是个四十多岁的北京爷们,年轻时在道儿上混。也风光过,也下过大狱。后来结了婚,生了孩子。金盆洗手作起了饭馆的正经生意。如今他名下有两座大酒楼,生意全靠嫂子打理,儿子送出国上学。他天天在家WOW。标准的老宅男。我们几个北京的,经常到他家蹭吃蹭喝。我问嫂子:“大哥这样整天在家玩魔兽,您没意见?”
嫂子说:“只要他不出去惹事,在家养八个小情儿都行。”

  会长是个做生意的材料,不仅掌管这本服最大的工会。而且还是个地精商人。

  5个70级的号10项技能全满,3个主城拍卖号,4个contraband号分布与三大中立拍卖行。另有3个缉私号,8个仓库号。主营珠宝业,副营南北杂货,冬天卖冰棍,夏天卖棉袄。什么好卖卖什么,AH缺什么卖什么。阵营之间的倒买倒卖,技能成品,附魔原料,点卡,金币。在我们服无恶不作,上蹿下跳。他自己除了RAID,就是到处投机倒把。他专门雇了两个人为他打理WOW里的生意,俨然一个魔兽工作室的架势。工会里盛传会长的术士号里的G从来不少于6位数。

  我在会长家玩过他的术士,这个传说是真的。

  我第一次见会长,我还在荆棘谷练级,被一个LM的60级法师守尸守了2个小时。当我几乎无奈要下线的时候,会长出现了。那个法师看见会长,正要上前迎战,突然自己被晕了,这时爆你菊花也出现了。于是结局很简单,我们三个守了这个法师2个小时。

  我说:“谢谢。”

  会长说:“客气。”

  我说:“你们来这儿干什么?”

  会长说:“杀小号。”

  第二次见会长是在MC金团,那是我也经在当时一个大工会2团会当MT,会长也在另外一个工会是主力DPS。一场下来4个小时。大家都挺高兴,我们打工的分到了G,老板们拿到了装备。

  会长密我:“抗的不错,我的DPS飚的真TM的爽。在我们工会都没这么爽过。”

  我说:“呵呵。”

  会长说:“来我们工会吧,我去跟我们会长说。我们那个MT没你好。”

  我说:“谢谢了,我在这个工会挺好。”

  过了一段时间,会长又密我:“我组了一个工会,你过来当MT吧,你们工会一个月给你多少G,我给你加一倍。”

  我说:“这不是钱的事儿,我不能扔了那一票弟兄。”

  会长说:“你再考虑考虑吧。”

  后来,我的工会,会长的牧师号被盗,工会的金币、材料被洗劫一空,最可气的是盗号的还把我们的工会给解散了。那个会长一气之下删号不玩了。其他官员们又没心思重组工会,结果这个很有潜质的工会就这么散了。

  这下我成了没家的人,每天坐在雷霆崖发呆。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这时会长出现在了雷霆崖。

  他说:“你们工会解散了。”

  我说:“恩。”

  他说:“你们工会很多人都来我的工会了。你也来吧。”

  同时银幕里出现了邀请加入工会的邀请。

  我点了确定。

  看了工会列表,会长没有说谎,光我们以前2团的就有五六个,一团的也有,还有不少散兵游勇。

  会长说:“这样啊,我分配一下你的位置,我现在就一个团,MT有了,2T也有了,有个3T的位置你干不干?等过一段时间,开了2团,看你的表现,再定你能不能当MT。”

  看着他装腔作势的话语,我笑着说:“不是MT吗?”

  会长说:“你早干什么来着,现在没有了,机会稍纵即逝。从头混吧。”

  我说:“被挖和收容的待遇就是不一样啊!”

  他说:“对。”

  第二天,我第一次参加了工会活动,MT一看我一身T3套,先自卑了。因为那时这个团NAXX还在开荒阶段,我已经farm N多回了。

  MT说:“要不让新来的抗吧,他装备太好了。”

  会长骂:“你他妈有点儿出息没有,记住你是MT,少废话,开怪。”

  我心里暗笑。

  不知为什么,可能是有我在那个MT的压力太大了,反正打得烂的要命,气的会长“嗷嗷”直叫。

  有一次,正到了关键的阶段,MT诡异的不动了,BOSS立刻奔向不远处的牧师,场面顿时一片大乱。

  我喊:“治疗,全体加住我!”

  我冲了上去,一套大招,稳稳地接住了BOSS,把它拉回到原来的位置。
我很自信,这就是我,WOW里的英雄MT,没有我拉不住的怪,没有我控制不住的场面,DPS可劲儿飚,谁OT我给谁100G。这是我的口头禅。

  后来才知道,在那个关键时刻MT键盘坏了。

  后来开了2团,那个MT很自觉地跟会长申请去了2团。于是我接替了他的位置,一干就到了太阳井。

  第二天,我无聊地坐在奥格银行门口,刷屏登招聘启事:“本服最大工会,招收有潜质的MT,有意者请到奥格银行门口面试。”

  第一个密我的是会长:“未经会长同意,擅自招收会员,按结party营私论处,DKP清零。”

  我回:“你练个战士吧,我三个月把你带出来。”

  他回:“我当MT,你干什么去?”

  我说:“我玩你的术士,到荆棘谷杀小号去。”

  他回:“滚!”

  来面试的战士不少,五颜六色的。ZAM毕业,甚至几T6的也有。但是,看着他们在我眼前花似的乱跳,我始终提不起精神来。我有点种族歧视。(大家别喷我。)兽战有点矮小,亡灵战跟冯巩似的太单薄。在我心里,只有牛战才是MT的料。从晚上8点一只坐到10点半。也没找到一个合适的。于是我拍拍屁股起身走人。

  我有一个怨念一直没了,那就是在十字路口杀掉那几个联盟的信使,www.vic69.com。因为我在小号练级时,被他们杀过几回。这个仇我一直没报。后来到了满级,由于天天忙着RAID,这个事情也就放下了。今天闲来无事。决定去十字路口走一趟。

  我坐在一个小山头上耐心地等那几个杂碎露面。山下是蜘蛛的巢穴。部落有一个任务是到这里取卵。

  信使没来,有个21级的小牛战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他是来作这个任务的。这里的蜘蛛很变态,打一个就会有几个小虫子跟上来,级别都不低,等于是一战几。对猎人法师也许不难。但是对战士来说,攻击力不强要是一对几还是很费尽的。我看着这个小战士一次次的跑尸。一次次地爬起来战斗。没有一点退缩的意思。其实放弃一个任务没什么大不了 。但是他选择了坚持到底。

  我看了半天,我决定帮他,于是大吼一声,冲锋下山,解决了讨厌的蜘蛛和虫子。

  他拿完任务用品对我说:“谢谢。”

  我说:“没事。”

  他叫小牛牛,很可爱的名字,但是用在威猛的牛战身上,有点不合适。

  他说:“就是你一晚上在交易频道里喊招人吧。”

  我说:“是。”

他说:“找到了吗,www.vic69.com?”

  我说:“没有。”

  他说:“那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说:“我来杀联盟信使的。”

  他说:“哈哈,你来欺负人的,我昨天被他们杀了,要替我报仇啊。”

  我说:“好。”

  他说:“我也想当MT。”

  我说:“哦?”

  他说:“是啊。”

  我说:“MT很累的,技术不但要好,最重要的是要有责任心,要为全队负责的。”

  他说:“我哥哥说过,MT很考验人的意志和品质的。所以我才选了战士。等我到了70,我就当MT。”

  我没说话。

  他说:“我先走了,谢谢你了。”

  我突然说:“我带你下剃刀吧。”

  从那天起,这个小牛牛就一直在我身边。冥冥之中我觉得这个小战士就是我想找的人。我每天用我的小号血精灵MM法师带着他升级,下小副本混经验,刷装备。我们俩一边聊天一边打怪,快乐的不得了。这种感觉我已经很久每感受到了,这又让我找回了从前几个好友组队杀怪升级时的感觉。

  一个星期后,会长密我:“你最近够滋润的啊,带着个小号到处跑,你要干什么啊。”

  我说:“你怎么知道的?”

  会长说:“老贼告诉我的。”

  我说:“那个是我徒弟。”

  会长说:“少废话,明天太阳井老2开团,晚上8点,不许迟到。”

在没正式退出之前,我还是1团的MT,副本战斗再一次打响。小牛牛没时间带了,我拜托一个会里的FS带他一个晚上。

  第二天那个法师密我说:“你徒弟是个女孩子。”

  我一惊,说:“不会吧,你怎么知道的?”

  法师说:“我昨天带她去血色了,她跑尸迷路了,我叫她上了UT,才知道的。”

  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两天上线,我都没理她,洗了武器,一直在奥山推雷矛这个BOSS。

  她密我说:“这两天你怎么了?”

  我说:“你怎么没说你是个女孩子。”

  她说:“这有什么?你是不是小题大做了?”

  我说:“女孩子当不了MT的,尤其是高端副本。”

  她说:“我没问题的,你相信我。”

  我说:“我是MT出身,从MC到现在的SW,我最了解MT的苦,同样是RAID,远程DPS可以边打边聊天,划水。但是MT不行,放松一点就有灭团的危险,打一场下来,累的浑身没劲,我就是累了,才想找个接我的人。你一个女孩子,受不了的。你干脆练个血精灵女法师吧,这个挺适合你的。”

  奥山一战,部落又输了,我退出战场,在雷霆崖上冲锻造。

  她来了,站在我身边,看我打铁。

  她说:“我行的。”

  我说:“你不行。”

  她在旁边一直做小鸡状。

  我说:“你为什么选个牛战?”

  她说:“牛牛好可爱哦,他是我的宠物,我让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哈哈”

  我说:“我看你每天都在线,有时候,我白天上来看拍卖所,你也在,你不上班吗?”

  她说:“我有工作啊,这不过上个月我的腿骨折了,在家养病,没事情做,所以我哥就给我弄了个魔兽的号,让我解闷。”

我说:“真的?”

  她说:“不骗你。”

  我的同情心又泛滥了。当晚我就又带着她下了几遍血色。那天我在UT里听到了她的声音,真好听。

  有我的带领,她很快就升到了70级。我告诉她:“MT之路正式开始了。”

  在外域我就已经为她想好了到了70最先要拿的装备,我掏钱让她买了魔钢套,声望装也都让她买了,都是我掏钱让她去捐出来的。英雄副本里的防战需要的装备我带着她一遍一遍的刷,直到出来为止。

  星期日下午,我在UT里试图说服一团的弟兄们,晚上不打BT,带小牛牛下KLZ。(我们工会周日、周一晚上是FARM神庙的时间。)

  老贼说:“去什么KLZ啊,晚上直接拉进BT,两个CD就差不多毕业了。费那事干什么啊。”

  我说:“那不行,什么职业都能速成,MT绝对不行。光有装备又怎么样,技术不行,BOSS拉不住,8T6也是瞎掰。”

  老贼说:“不可能,有什么不能速成的。除了PK是技术活,RAID有什么技术含量?”

  我说:“要不明天晚上,DD你用我的号扛,我拿你的号输出。你拉的住吗?”

  老贼不说话了,呵呵笑了。

  会长说:“等晚上,小牛牛上线,问她自己吧。”

  晚上牛牛一上线,我就密她:“上UT,进一团。有事和你说。”

  一进UT房间,小牛牛问:“找我干什么?”

  我说:“你今天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跟我们进BT,我已经没需求了,出了战士的防装,输出装都是你的,估计两圈你就差不多毕业。再一个就是我带你下KLZ,从头开始。一步一步来。我教你怎么拉怪。你选那个。”

  小牛牛想都没想说:“我去KLZ。”

  众人:“。。。。。。。。。。。”

  老贼说:“直接BT多好啊,两圈弄不好你就4T6了,说不定蛋刀蛋盾都拿了。完了你就能替石头了。”

  小牛牛说:“那不行,治疗、远程、近战什么都能强X装备,速成。MT绝对不行。拉不住怪,8T6有什么用。”

众人:“。。。。。。。。”

  郭德纲讲话:“我很欣慰。”

  牛牛上线之前我就想好了,要是牛牛选进BT,那带她刷两圈之后,就算到此为止了。我什么也不再教她了,就想当初我带2团MT狒狒一样,在会里自生自灭吧。要是选KLZ,那我就把我这三年来所有的MT经验全都教给她,因为在我的心里,MT的成就,不是那身华丽的装备,而是身后24个兄弟姐妹对你的信任。

  会长淫笑了一阵后说:“行了,别废话了。KLZ开组,我组的人必须去,争取2个小时搞定,说不定完了事还能打到三脸。”

  5分钟之后我们组队完毕。去的兄弟包括爆你菊花(7T6双蛋刀老贼。)、小老鼠(6T6法师)、哈哈笑(奶Q 工会首席奶骑6T6)、AK(1团主力猎人7T6)、爱死你(6T6法师,工会第一美女,所有男会员的YY对象)加菲牛(本服第一个BT毕业增强/恢复双修萨满)、农业学大寨(工会的5T6牧师大哥)、7T6的术士会长等等,还有我这个本服首席MT当2T。一群太阳井副本精英团的精英们陪着这个毫无副本经验的小姑娘痛宰卡拉赞里的那几个小毛贼。

  那几个人我不用操心,我能想象到他们是怎么打的,会长一定是在扣脚。哈哈笑一定是在看毛片、老贼一定是在看武侠、牧师大哥一定是在吃苹果、小老鼠一定是在QQ上泡MM。爱死你一定是在看时尚杂志、加菲牛一定是在喝酸奶,AK一定是在逗他家的狗。UT里静悄悄地,只有我在说话,我耐心地告诉她,每一个BOSS,每一种BOSS的特点,那个BOSS应该怎么打,用什么技能,哪个阶段用什么招数。期间要注意什么。出现意外要怎么应对,期间我还让他们故意OT,教她怎么挽救,把怪拉回来。

  一圈下来,再加上会长的圣手,小牛牛基本卡拉赞快毕业了。

  9点半了,小牛牛带着一身的紫气不知道跑那玩去了。

  我回到了雷霆崖,修装备,加菲牛密我:“刚才哥儿几个说了,你丫要是一人不给1000G青春损失费,跟你没完!”

  我回:“少废话!明天ZAM。”

  会长在UT里喊:“都他妈干什么呢,赶紧狗洞集合,拉人”

  会长在BT的怨念还很深,因为工会出了2个狗杖了,他都没拿到,一次是之前一个CD,SH拿古头,DKP不够了,一次是他儿子从英国回来,他带儿子出去吃饭,我带团打。摸出了狗杖之后,全团欢呼长达2分钟之久,群嘲会长RP太差。拿了狗杖的苦孩子(一团主力术士)还打电话气会长。

  害得我第二天被会长在工会频道刷屏骂了一晚上。

  小牛牛很好学,每天上线都会带这一堆问题问我,我也耐心的回答。随着时间的推移,小牛牛ZAM也毕业了,这时我开始组会里的新上来的70的大号,甚至是装备参差不齐的野团,重新开始卡拉赞,让她面对更大的压力。以前有会长他们的强大支持,她还能轻松地学东西,现在是考验她的时候到了,陌生的队友,疲软的支持,再加上我在UT里沉默了。有时急得她直叫,我就是不说话,让她自己解决,灭团就重来。

一场下来,她在UT里直喊累。

  我说:“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她说:“我不后悔!就是累点!先去洗个脸,清醒一下。”

  会长这段时间开始着手组建3团。在MT的人选上,他问我:“你说让谁去?”

  我说:“裸奔吧。他也有战士号。”

  会长说:“这小子我看不上,不实在。人缘也不好。”

  我说:“那还有谁?让狒狒去。”

  会长说:“不行,操作太烂,看他拉怪我就生气,祸害完2团,再去祸害3团。你看看他那德行,现在基本都是乖乖(2团熊T)抗。”

  我说:“那还有谁?”

  会长说:“要不让小牛牛去吧。”

  我说:“这行吗?”其实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会长说:“你小子就是这意思,还TM让这个让那个去。就你那点小心眼儿!”

  被会长识破了。

  我笑:“还是你了解我。”

  会长说:“先让裸奔给她当2T吧,一团2T让宝宝上,暂时也就这样。没人了。”

  3团成立的时候,工会在奥格荣誉谷召开了誓师大会,场面非常热闹,弄得别的工会以为我们要去屠城,都争着报名参加。

  前几天还风平浪静的,3团的进度也还正常,但是那个周末出事儿了。

  星期六,副本之前,我正在奥格排战场。3团的一个牧师密我说:“团里打起来了,都冲着你徒弟去的。”

  我问:“因为什么啊?”

  牧师说:“OT了好几回。有的人说MT不行,裸奔闹着要T她。”

  我说:“不可能,怎么打我都跟她说了。”

牧师说:“我知道,跟你说实话吧,照这帮人这么打,你来也的OT。”

  我说:“是不是仇恨还没拉住,DPS就动手了。”

  牧师说:“嗯嗯。”

  我心里顿时明白了,之前裸奔一直想当3团MT,他有两个号一个牛战一个D。需要他那个,他就上那个号。我承认让牛牛当MT,我有点私心,但是。工会现在70的人越来越多,4团马上就能组,而且会长也答应裸奔,4团的MT肯定是他的。他为什么还这样。

  我密3团团长:“加我进来。”

  我马上进了团。

  进了2团UT,里面已经吵成了一片,就属裸奔喊的声音大。牛牛带着哭腔的微弱声音几乎被淹没了.

  我吼道:“你们TM的有完没完,一帮大老爷们充着一个小姑娘嚷嚷,你们要脸不要。”

  UT里顿时安静了。

  我是第一次在UT里发火,在1团,无论打得多烂,谁出了毛病,我从不发火。会长脾气不好,谁打的不好,他的脏话比他的术士的DPS飚的还狠。我一向是安慰大家,鼓励大家,从头再来。今天为了牛牛我破例了。

  “她技术不行,我们都灭了多少回了。”裸奔依旧不服。

  我问团长:“以前咱们打老三,我是多长时间拉住怪,你们DPS再动手。”

  团长说:“至少10秒。”

  我说:“对。今天你们多长时间动的手?”

  团长支支吾吾地没回答。

  我说:“这样有意思吗?”

  没人说话。只有牛牛还再UT里抽泣。

  “都TMD的想不想混了,一个游戏,赢房子还是赢地。至于这样吗,”会长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进了UT。

会长骂:“裸奔,我知道你丫的不服气,要不这样,打今天起,一团你是MT,大石头正不想干了呢,要是能扛得住太阳井,我一个月给你10000G。我说到做到。咱们两也说好了,4团MT肯定是你的,你犯不上跟牛牛这样,你想干什么?”

  裸奔下线了。当晚3团在我的带领下顺利干掉了老三。

  第二天,裸奔被会长踢了,不是踢出了团,而是踢出了工会。

  后来这个事情才水落石出。,裸奔不服气牛牛在工会里地位的迅速上升。在加上3团的MT的位置,裸奔这个在工会里待了一年的老人不服气。会长其实明白裸奔的意思。明确告诉裸奔,开4团,团长加MT全是你的。但是裸奔还是联络了2个法师和一个术士在那晚冲牛牛发难。

  最后会长拿出了处理办法:那两个法师和那个术士DKP被清零。暂停参加一切副本活动。

  对裸奔牛,会长虽然踢了他,但还是给他寄了2万G和一整套锻造的材料。算是裸奔一年来对工会贡献的补偿。

  一天,牛牛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腿已经好了,下个礼拜要上班了,只能每天晚上RAID了,不像以前随时可以上线了,另外对那天我对她的保护表示感谢。

  我没说什么,只是傻笑。

  3团的进度很快,海山已经甩在了身后,准备进军神庙了。所有的反馈来的信息都对牛牛的MT表示肯定。这也让我很欣慰,会长脸上也有面子。毕竟上次的事,我们都是护着牛牛的。

  牛牛说她的怨念是蛋刀和蛋盾。还说每次看到我背着这两件东西,心里就痒得很。并警告我说,除了工会活动,禁止我背它们。否则见一次灭我一次(我的15级的牛战仓库小号)。

  我答应了她,从那天开始我不活动的时候,就装B穿布甲背法杖到处冒充“牛头法师”。

  她又警告我说,别和她站一起,丢人。否则见一次灭一次(我的10级的术士仓库小号)。

  在一次客串3团近战DPS,看完牛牛在十几秒之内稳稳地控制住阿克蒙德,在一声“好了,开始”的命令之后。我心中的感慨万千。

  我密会长:“牛牛要是能跟1团过了三脸,她顶替我没问题。”

  会长没说话。

  我密会长:“给她个机会吧。”

  会长还是没说话。

  5分钟后,工会频道了会长喊道:“明晚1团FARM神庙就到三脸,各个位置成员作好准备。晚上8点开始,不许迟到,迟到罚50G。”

  我笑了。

  周六晚上,1团在门口集合,互相上着BUFF,作战前热身。会长一如既往地给大家免费发放各种大补药。

UT里有人问:“大石头怎么今天是狂暴?谁当MT?”

  会长说:“今天是,小牛牛当MT,大家精神着点,争取一次过。”

  有人说:“她行吗?

  我说:“行!没问题,也不看看谁徒弟。”

  牛牛密我:“我有点紧张。”

  我说:“紧张什么,没事,有我呢,再好好想想攻略。”

  我虽说给牛牛减压,其实我的压力也不小,因为会长说了,牛牛就一次机会。今天过不了,MT免谈。

  热身结束,全团进门。

  牛牛冲在最前面,全团在清玩路上的小怪之后,进了BOSS的房间。

  冲进BOSS的房间,牛牛喊:“开始了。”

  往日FARM三张脸的时候,UT里都是黄段子满天飞。今天出奇的安静,就连会长都没有调戏MM。我知道所有人都在看着牛牛。

  BOSS出现了。

  会长喊:“AK误导。”

  牛牛说:“不用。我自己来。”

  会长:“我草!牛B。”

  牛牛冲了上去,嗑药、嘲讽、专注、开格挡器、挫志、格挡。。。。。。。一气呵成。

  “开始!”牛牛喊到。

  DPS立刻开火。

  “2T!换!”牛牛喊。

  “好!”UT里一片叫好声,牛牛的亮相完美。

  我很欣慰。。。。。。。。。

随着牛牛的一声欢快地尖叫,三张脸倒了。

  UT里欢呼声响成一片。

  我长处一口气。密会长:“我说了啊。”

  会长说:“好吧。”

  我在UT里说:“大家静一静,待会再分赃,我说个事情。从今天开始1团的MT就是牛牛了。”

  UT里一片唏嘘。

  加菲牛说:“不干MT,你要干什么啊?”

  我说:“向三哥学习,驻守荆棘谷。”

  会长说:“以后大家要多支持牛牛,牛牛你也要努力。”

  大家喊:“美女,唱个歌吧。算劳军了。”

  牛牛笑道:“我唱的不好。”

  “唱吧。”大家起哄。

  第二天,牛牛正式被编进了1团,成为了我们工会第一个女MT。

  会长在工会频道里刷屏喊:“2团,3团都TM从副本里给我出来,跟我去屠城!”

  老人们都知道,会长又喝了。

  会长清醒时,酷爱副本。当他喝了酒后,屠城便成了他在WOW里唯一的目标。

  大部队开始在城门口集结,会长和几个官员正在紧张地联系其他工会。一个小时后。我们工会组了三个野战团。

  加上其他的工会,大约组了6个团,这还不算那些没工会的和吵着要去看热闹的小号。

  小牛牛一听要去屠城兴奋的不得了。

  她对我说:“要屠城啦。好刺激啊!第一次耶~~~~”

我说:“。。。。。。。。”

  她说:“我去洗天赋换装备!”

  我说:“。。。。。。。。”

  一会她回来了。天赋洗了武器,一身S3加复仇角斗士巨剑。在我面前跳来跳去说:“怎么还不去啊,等什么呢?”

  我说:“。。。。。。。。。。。。”

  大军集结完毕,潜行队和术士队已经先行到达乌鸦岭。会长在LM那边的奸商号随时监视对方的动静。

  兵分三路,我们工会进攻暴风成,其他工会的联军,一路铁炉堡,一路达纳苏斯。

  我们工会在暴风城外,再次集结,互相上着BUFF。作最后的战斗准备。术士们还在拼命的拉人。大家之所以对屠城这么感兴趣,一来会长规定屠城双倍DKP,最后击杀首领者,5000G奖励。这样的报酬,谁都心动。

  “打吧!等什么呢?”小牛牛在工会频道里刷屏。

  会长还在作着战斗部署。一个LM15级的小号无意中路过这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小牛牛手起刀落,取了他的性命。

  工会所有男人:“。。。。。。”

  会长一喝多了,就变的婆婆妈妈,絮絮叨叨。本来挺简单的事情,却搞得很复杂。大家又不是第一次来暴风了,他依然想第一次似的讲该怎么打。

  我们还没听烦,小牛牛第一个听不下去了。大喊一声:“走了。”便冲向了暴风。

  会长精心策划的攻略泡汤了,小牛牛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搞团里一片大乱。

  气得会长喊:“全体治疗,加住牛牛,别让她死了。”

  一个战士是脆弱的,但是身后站了一堆治疗的战士是无敌的。

  小牛牛冲在最前边大杀大砍。UT里数她喊的欢。

“给我个风怒。”

  “嗜血!”

  “给我套个盾。”

  “治疗看紧我。”

  累的加菲牛密我说:“你徒弟真TM猛。她是女人吗?”

  我:“呵呵。。。。。。。。。。”

  我终于退休了。再也没有副本的压力。每天上线,不是战场就是周游世界。顺便带小号升级。日子过得滋润的很。

  会长给我打电话说:“下个月起,你就没工资了,给牛牛了。你以后要靠自己了。”

  我说:“我日,没退休金啊。”

  会长说:“你不算退休,算辞职,没有。”

  我说:“你大爷。”

  第二个月月初我还是收到了会长邮来的5000G。

  之后,www.vic69.com,牛牛一团MT的位置慢慢变得稳固了,大家都信任她。相信她能带领整个团队走向胜利。

  五一到了,会长邀请全国各地的1团成员来北京聚会。

  会长在团队频道里说:“路费自理,到北京管吃管喝管住管玩。”

  小老鼠说:“管女人吗?”

  会长说:“我管你大爷。”

  五一前的两天里,人陆续的到北京,我们几个在北京的团员责无旁贷地帮会长干起了招待的工作。

  我终于见到了老贼,WOW里他是个亡灵贼,本人长得也跟个亡灵贼似的。看着我就想冲锋。

  加菲牛长得可爱,加菲猫更适合她。

  爱死你果然艳丽无比,但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牧师大哥欺骗了我们所有的人,在工会Q群里,他发的照片我们以为他和会长差不多大,其实他比我还小。就是长得很沧桑,我叫了他2年的哥。

  小老鼠帅的一塌糊涂,就是个子矮了点,应该去联盟。
哈哈笑是个高大的胖子,胸部比女人还丰满。

  四月三十日晚,我在北京西站见到了我徒弟小牛牛,一个身高1米72,双腿修长,眉清目秀,极其清爽的女孩子。她真名叫李淑雯。

  我的心当时就酥了。

  五一当天,会长在他的酒楼里宴请1团的人马。大家高兴的不得了,几个色狼们围着爱死你妹妹长妹妹短的套磁。爱死你照单全收。

  牛牛安静地坐在一角,笑呵呵地看着大家打闹。外人根本看不出来这个弱不禁风的女孩确实我们服最强团队的战斗核心和精神领袖。

  席间我们两没怎么说话,不是因为坐的远。是我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UT里我们可以聊上一下午,但是今天面对面。却不知从何开口。

  会长喝醉了,散席之后,会长颇有深意地拍了我一下后,他就开始跑尸了。

  第二天,下午接到了会长的短信:“我给你问了,人家姑娘还没男朋友呢,看你的了。”

  我无言以对.

  五一这几天大家玩的很开心。

  7号下午,我单独送牛牛上火车。我们依旧话不多。

  车门已经关上了,牛牛隔着车窗静静地望着月台上我。

  我那时只剩下傻笑了。

  火车开了,我的心也碎了。

  晚上会长骂我:“你就是一牛逼 。”

  从那天起,我和牛牛再也没说过话。

  一个月后,我接到了牛牛的电话。她说:“我已经来北京了。现在正在找工作。”

  我给会长打电话:“我该怎么办。”

  会长长叹一声,说:“女大不中留啊,留来留去留成仇啊”

  再一个月后,我和牛牛去会长家玩,我介绍说:“这是我女朋友。”

 现在,我们离鸡蛋已经很近了。牛牛无疑是团队的绝对核心,声望早已超过会长,达到全工会各团崇拜。

  牛牛坐在电脑前,戴上耳麦,在UT上学着我的腔调认真地说:“都精神着点儿,谁OT了,我给谁100G。”

  UT里“牛B”声响成一片,我在一旁哈哈地笑。

  这时电话响了,那边的人通知我,婚纱照已经洗好了.

  工会网站小黑板上写到:“我工会一团MT万人崇拜的美女小牛牛,被奸人所骗,下嫁无耻逃兵万人唾骂的大石头。十一欢迎大家到北京来喝喜酒!”

上一篇:冲绳传授:“琉球独立”支持气力在上升 下一篇:花??? --- ?境之?,奔水洄? 七星潭,?山水,??潭,??冰棒 -
首页 > 918博天堂手机客户端 > 高傲的伊利丹再次倒在了我的脚下